返回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五)-校园激情853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版主评語: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实在是米办法了,楠楠尽力了,我的权限发不上来附件,所以也没有图了,实在是对不起大家。都怪那该死的盗号的家伙!

字数:10029


让大家久等了,楠楠最近出去玩了,又去了一起三亚,蓝蓝的天和海,美极了,顺便发几张照片给大家。

让大家久等了,楠楠最近出去玩了,又去了一起三亚,蓝蓝的天和海,美极了,顺便发几张照片给大家。

·········································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让楠楠全身僵硬,火热的身躯也有些冰冷,虽然艳阳依旧高招,但是她依旧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连忙抽出了汁水淋漓的手指。

纤细的手指在离开窄紧腻滑满是蜜汁的肉穴时,居然发出而来开红酒瓶盖般啵的声响,这羞臊的生硬更是让她脸红,也顾不得许多,手忙脚乱的从身下抽出了那几乎透明的纱巾,挡在了身前,虽然作用几乎于无,可总比没有的好。
这时的楠楠才敢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然而让她感到惊讶的是,居然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莫非自己听错了?楠楠连忙起身,然而清脆的铃铛声却吓了她一跳,愤恨不已的将手伸到了跨下,将那该死的小东西拔了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声音发出的位置是那升降杆的控制岗哨方向,如果真的有人在的话,现在他应该跳出来,楠楠可不信有哪个男人看到自己如此美丽动人,诱惑火辣的胴体后还呢过忍住。

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岗亭的边上,赤裸的少女慢慢探出头,顺着窗口望了进去,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酒气,一个裹着军大衣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低低的发出鼾声,显然刚才那一声咳嗽,正是他发出来的。

他面前的小台子上,摆放着两样小菜,和一瓶喝了大半的白酒,就连拆开的封口都扔在一边。

「大清早就喝这么多酒,醉死你!」楠楠啐了一口,拍了怕颤巍巍的胸脯,终于放下心来。

怪不得自己没有发现守卫,原来这个家伙大早上就喝酒,喝醉了窝在这里,从外面看来根本看不到,自己还以为没人呢,却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只醉猫。
≌旷的大门口,小小的岗亭前,前凸后翘白皙粉嫩的身体正一丝不挂的展现在阳光下,而在这绝色少女的面前,正睡着一个醉酒猥琐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此刻睁开眼睛的话,定然能清晰的看到少女翘挺颤巍巍仿佛堆羊脂般的高耸乳房,还有那粉红的小樱桃,这一对豪乳,是全校所有男生梦寐以求的恩物,然而此刻却尽在咫尺,若是被楠楠的爱慕者知道这男人如此的暴殄天物的话,恐怕要被暴打吧?

「你这醉猫,吓死本姑娘了,哼哼!活该你喝醉了,本顾念该这么火辣的身材也看不到,那我就多露点,气死你!」

撇了撇嘴,楠楠大大方方的从岗亭后走了出来,站在了这沉睡的男人身前。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本姑娘身体里取出来的哦!」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为了宣泄刚才的惊吓不满,或许这段时间被调皮的莎莎带坏了,亦或许是因为某些药物的催动,楠楠心中突然起了个大胆的念头,而且愈发的抑制不住。
摆弄着那玻璃钢栓,楠楠顺手拎过了台子上的半瓶水,看起来倒也干净,仿佛只喝了一口的样子。

将水倒在了玻璃肛栓上,楠楠仔细的冲洗了一下,亮晶晶的颜色让她脸腾的红了。

她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在青青姐家浴室洗澡的一幕,调皮的莎莎居然在青青姐家的浴室里发现了一套古怪的洗漱用品,将自己摸的手软脚软滩如烂泥的时候,给自己灌了肠,清洗了一次,现在这玻璃肛栓上别说污渍了,甚至还在散发着一股若隐若现的茉莉花香,正是昨天那洗液的味道。

∩即便如此,爱干净的楠楠依旧将这小东西放进了男人面前的玻璃杯,在那半杯白酒里面晃了一下,权当做消毒,随后又用清水冲洗,终于感觉干净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捧着玻璃肛栓,楠楠装作老师的模样,站在了男人面前,轻声询问,然而回答她的只有低微的鼾声。

问了也是白问,六十二度的白酒,就剩下一个酒瓶底子,可想而知这男人醉成了什么样,只怕要睡一整天,否则的话刚在自己喊有人吗的时候,他就该醒了。
「这叫肛栓,是放在女孩家????」说道这里,楠楠也有些脸红,虽说知道这男人根本听不见自己说的话,可是这么害羞的语言她依旧说不出口。

冰凉的玻璃钢栓沿着粉嫩的身子缓缓下滑,经过高耸的山峰,随后进入了一片光洁柔软的腹地,最后停留在两片粉红色的花瓣上,不停的摩擦。

楠楠此刻的心都要爆炸了,谁又能想到,一个清纯美丽,所有男身心中的女神,此刻正一丝不挂的站在一个男人面前,当着他的面玩弄自己呢?

手指轻轻抚弄,楠楠下身蜜壶里已经是湿漉漉蜜汁横流,顺着修长洁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她吓了一跳,连忙将鞋子脱下来,扔到了岗亭后面,而脚上的脚链也摘了下来,如果自己情不自禁引动的声音太大的话,惊醒了面前这男人,那可就糟了。
此时此刻,楠楠终于彻底的一丝不挂,就连鞋子都没有,站在了男人面前,火红的头发随风飘荡,仿佛志怪传说中从树林里钻出来,想要和男子交合,吸取男人阳气的狐狸精,美艳不可方物,身材火爆魅惑。

「来呀,来呀,我就在你面前呢!」赤脚站在微热的水泥地上,楠楠说不出的兴奋,手指也不停的在胯间抚弄,带来巨大的水渍声。

或许是因为刚才被打断而来高潮的缘故,楠楠此刻被压抑的欲火升腾的简直要将一切焚毁,她的手指在火热的蜜壶里面进出,然心底却不停的在呐喊,渴望着某种东西真正的进入一般。

终于,忍不住的楠楠将那玻璃钢栓伸进了窄窄的肉穴,闷哼一声,发出了呻吟。

肛栓很短,但是却比手指粗得多,别样的刺激让楠楠脚下发软,几乎要站不住,媚眼如丝几乎瘫软如泥,如果此刻男人醒来的话,恐怕不需要动手,只要勾勾手,这被欲火中烧的绝色尤物就要乖乖的撅起屁股,祈求那渴望已久的肉棒吧?
稍稍停顿,楠楠艰难的压了压心底的火焰,迈开修长雪白的大腿,蹒跚的向男人走去,地上大滩的水渍精英透亮,散逸着少女独有的芬芳。

楠楠当然不会花痴到对男人投怀送抱,她的目标是男人身下那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坐垫,因为身子下滑的缘故,男人拢着军大衣坐在那里,但是坐垫已经大半从椅子上探出来,自己小心些的话,应该能取出来,毕竟这男人醉的已经不成样子。

慢慢蹲下身去,楠楠轻轻的扯动着这醉汉的坐垫,然而冷不防瞥见了他军大衣口袋里露出来的半截电话。

「哈哈,天助我也,这一次让那两个妮子看看我到底胆大不胆大!」楠楠立时停手,将这电话取出来,虽然不知道这山寨机是什么型号,但是像素还是蛮清楚的。

皱着眉头,将玻璃钢栓从自己的蜜壶下拔出来,楠楠琢磨了一下,轻轻放在男人的衣衫上,可是因为他是坐着的,一放上去就往下滚,这可愁坏了楠楠。
透明的玻璃钢栓上满是少女芬芳的蜜汁,缭绕在男人口鼻间,正在楠楠不知道怎么放置才好的时候,她手中的玻璃钢栓不小心碰触了一下男人干涸的嘴唇,可令楠楠意想不到的是,那男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居然伸手抓住了楠楠的手。
「恩,喂我,好香!」楠楠正在惊慌,却发现这醉汉并没有睁眼,而是拉着她的手,将那小巧的玻璃钢栓塞到了口中,还在不停的咂着嘴。

「你,这可不行,你???」楠楠又羞又气,虽然男人嘴里含到了东西,就把楠楠的手松开了,然而那玻璃钢栓却被他含的结结实实。

尤其想到上面还沾着自己最私密处的东西,楠楠立刻羞红了脸,「倒是便宜了你这个醉猫!」

无奈的她只能任由这醉汉含着,不停的吮吸,将上面自己最后一丝蜜汁都吸了进去。

「让你吃,让你吃!」楠楠拿起手机,恨恨的对男人拍了一张,然后给青青姐发了一张彩信,飞快删除文件。

虽然是玩刺激,楠楠才不会傻到将自己的裸照发给别人,不过此刻青青姐看到照片,也应该知道自己这是赤身裸体拍男人了吧?

随手将电话放在一旁,楠楠继续蹲下去,轻轻的扯动男人的坐垫。因为刚才这醉汉的举动,这一次楠楠小心了许多,蹲在地上,一点点费力的扯着,心中腹诽不已。

「这个醉猫,居然死沉死沉的,你???」闷头轻轻扯动,费了老大力气次才将坐垫扯出来,然而一转头,却吓了一跳。

让楠楠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刚转头,居然看见了一个硕大狰狞的物事!
心里怦怦直跳,虽然被男人插入过几次,可是自己却从来没这么近距离,清晰的观察男人的东西。

这时候这醉汉的军大衣已经敞开,怪不得这家伙大夏天的还穿这么厚,原来里面什么也没穿啊。

因为刚才抬手的缘故,男人的大衣已经滑落裂开,露出了里面精壮的身子。
而令楠楠奇怪的是,这个看起来脏兮兮的男人,居然身上并不是臭烘烘的,反而有股沐浴液的味道。

或许他刚洗完澡就紧急被叫到这里来了吧,或许从昨晚就开始值班,这才会早上吃饭喝酒。

楠楠心中若有所思,那条硕大的物事近在眼前,她几乎都能闻到上面传来的气息,可能因为睡眠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楠楠蜜汁的引诱,男人的肉棒此刻已经高高翘起,红通通的青筋暴露,看得人眼花缭乱。

不敢再看,楠楠连忙想要起身,然而却没想到自己脚下一麻,居然是蹲的太久不活血,麻木了!

不好!心中一惊,然而身子却不受使唤,向男人扑去,楠楠急中生智,拽了一把打开的岗哨半截门,这才稳住身子,没有全部扑到男人身上。

如果此刻,有人经过的话,恐怕要喷出鼻血来。在这破旧岗亭前,正上演香艳无比的一幕,破旧的半截岗哨门半开着,一名精壮无比的男人正歪歪斜斜的坐在椅子上,身上的军大衣敞开,露出里面匀称带有六块腹肌的标准身材。

一条粗大狰狞的肉棒正高高跷起,而更令人惊诧的是,在他的面前,居然半蹲着一个皮肤雪白,火红头发的绝色美女,尤为让人流口水的是,这名美女居然和这军大衣里的男人一个模样,一丝不挂,光洁溜溜。

高高翘起的臀瓣圆润无比,随着身子的晃动那对粉嫩豪乳若隐若现,从后面望去,最明显的就是那雪白纤细,几乎不堪一握的杨柳细腰,更是让人目眩神迷。
而两人的姿势又是如此的暧昧,少女的脸庞此刻正埋在男人的胯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两人在做什么香艳的勾当。

而此刻的楠楠却是欲哭无泪,虽然把住了那小门,然而因为倾斜幅度太大,她的一对粉唇竟然一下子碰触到了男人的肉棒顶端,别样的刺激立时令男人的身子颤动了一下,吓得楠楠不敢乱动,僵持在那里。

小半截的龟头已经插入了楠楠的小嘴,古怪的味道让她想要作呕,但是心底却有种莫名的冲动,想要用舌头舔一舔。

⊥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叮铃铃的车铃响。真是倒霉!楠楠心中大声哀叹着,竟然是一台自行车从旧校区的里面向这边慢悠悠的行驶而来。

「这可怎么办?自己脚还麻着呢,而且此刻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看到?」楠楠的反应极快,连忙稍稍挪动了一下自己雪白的身子,将身子努力蜷缩,把手里的坐垫扔在地上,跪了上去,回手拉上了那半截岗哨门。

男人的呼噜声忽然变小了,显然被自己惊动,虽然还差一条缝隙才能关上,但是楠楠却不敢再往里面挤,只能留着手指宽的缝隙,希望不被人看到。

总算暂时安全了,楠楠松了口气,头一抬,却猛的撞到了那岗哨半截门的平台上,吃痛的轻叫了一声,连忙低头,却发现自己在意次犯了糊涂,然而却来不及反应,张大的樱桃汹居然将男人的肉棒含了小半进去。

这下惨了!原本想要开个玩笑,怎么把自己赔了进去?一想到自己居然替一个不认识陌生男人含那东西,楠楠几乎要哭出来。

∩就在这时,那自行车的声音已经来到了门前。「阿雨,又被抓出来当差了?你说你个体育老师,怎么总被抓当门卫呢?」

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楠楠心中暗暗叫苦。我的天啊,你路过就路过呗?打什么招呼?这家伙要是醒了,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头头藏在身下给他含那东西,自己可怎么说得清?

想到这里,楠楠也不敢吭声,就听见来人推着自行车凑到了岗哨前,「这小子,居然睡着了!」那人叹了口气,「看来退休最后一天,也没人给我道别了!你睡吧???」

来人意兴阑珊,显然没发现这守卫低垂着头嘴里含着的物事。「我走了啊!」
你快走吧!楠楠心里喊着,可是口里却含着男人的东西发不出声,而且感觉那东西居然又越来越硬的架势。

「这小子,睡觉也不关门,我来吧!」楠楠心中一惊,却猛然觉得自己屁股上一股大力传来,竟然是那半截门被关上了,身在其中的她也被顶的向前,原本就靠的极近,此刻自己已经贴到了男人的下半身上,一对柔软的乳房正沉甸甸的压在他的腿上。

尤其让她难堪的是,被这一推,自己本就含着半截硬邦邦的物事,此刻一下子贯到了舌头根部,居然被完全占了便宜。

「睡着了,给你关好门!」楠楠此刻已经能断定出,这说话人是一个老眼昏花的老教授,而且极为唠叨!

铛的一声响,楠楠心中一沉,她知道自己安全了,然而那声响却也让她的心沉了下去,显然这老头子将这岗哨门外面的门闩给挂上了,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被困在了这狭小的空间里?

如果动的话,只怕要惊动这男人,不动的话,他睡醒了自己就死定了!
叮铃铃的声音远去,楠楠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而口中还含着那该死的物事。

想要抬起头,楠楠却发现这个动作如此的艰难,自己的头被死死的顶在男人胯下,仅仅留有存续的活动空间。尤其自己口里还有这一个凸起,根本就是被卡在了这里。

试探了几下,根本无法将这东西东口中拔出来,反而因为香舌摩擦的关系,那物事居然有更加壮大的趋势,这让楠楠心中一惊,连忙不敢再动。

黑暗窄小的岗哨门里,小小台子的下方,谁也想不到正有一个全身一丝不挂,前凸后翘的火辣少女,含着男人坚硬的肉棒,正以一个屈辱的姿势跪在那里,男人胯下的气息充溢在少女的口鼻间,使得楠楠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

毕竟男人是在沉睡,而不是清醒,当楠楠停止了动作,这醉汉终于再次响起了鼾声,而胯下那硬邦邦的粗大物事,缓缓变软,此时此刻,少女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是香汗淋漓。

炎热的夏天,蜷缩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口里面还塞着男人的巨大阳物,几乎无法喘息,而且两人的肌肤还紧紧相贴,不一身的汗才怪。

终于松了一口气,楠楠心中大呼侥幸,终于将那该死的物事从空中吐出来了。黑暗中男人的那东西累累垂垂一大条的歪在那里,让楠楠阵阵偷笑,幸好这男人并不是臭烘烘的,否则的话自己可要忍不住恶心死了。

心中暗暗腹诽着那关上门的老教授,楠楠试探着将身子从男人的身下一动出来。

岗哨很狭窄,放下一张椅子就几乎没有什么活动的空间,尤其是楠楠的头顶还有一张连在半截门上半尺宽的小小台子,男人坐在椅子上,几乎顶了个严丝合缝。

跪在男人的小腿旁,楠楠轻轻推动椅子的腿,然而即便是累的满头大汗,也只能将男人连同椅子向后推半尺左右的距离,就难以前进。

毕竟岗哨里面的空间就这么多,椅子的后半部已经靠到了后壁上。没有办法,楠楠只能咬着牙,将身子贴在这醉汉的大腿上,柔软腻滑的身子仿佛蛇一般津贴着这男人精壮赤裸的身躯,向上伸展,只要自己能将上半身露出来,就能伸手打开外面那该死的门闩了。

这醉汉的军大衣此刻已经完全打开,强壮赤裸的身躯完全袒露,而楠楠雪白腻滑的身子,则是紧紧贴在男人的小腹上,慢慢晃悠着避开身后台子的阻碍,想要直起身来。

如果那个老教授回来,定然会被眼前的景象惊呆。阳光下的小岗哨庭里,一个男人正赤裸的坐着,而在他身上正游走着一个皮肤雪白的赤裸尤物,火红的头发粉红的乳尖,纤细的腰肢,紧贴着男人赤裸古铜色的皮肤,根本就是正在偷情的两个人。

哦,或许不应该这么说,应该是窃玉偷香,而楠楠正是那偷香的人,毕竟男人是睡着的。

咬着嘴唇,楠楠的脸已经满是红晕,身体里一波又一波的春潮涌动,这个姿势太暧昧太古怪了。她的乳尖掠过男人紧致坚实的皮肤,就仿佛被电流击中,酥麻感觉席卷全身,汇聚在小腹下三寸的位置,修长雪白的大腿也微微有些颤抖,尤其男人那强壮身躯上传来的热力,几乎要将她整个人融化,恨不得这男人立刻醒来,保住自己肆意的爱抚,免得受着纠结挣扎的苦楚。

铁质的岗亭,那小小的台面也是铁质的,下边缘还有几分毛糙,楠楠自然不会让白皙的皮肤受到擦伤,只能慢慢的缓缓的将自己一对豪乳压在男人的小腹上,幸好她的一对乳房虽然翘挺浑圆,但是弹性也十足,在男人身上压成了两团软软的扁肉,而这醉汉胯间的毛发,则是紧紧贴在她的胸口,痒痒的,就仿佛她的心。
小心的控制不去惊醒这醉汉,楠楠光滑的身子顺着坚实的腹肌缓缓向上,一对豪乳留下浅浅的痕迹和少女身上的芬芳,一身的香汗倒是有大半都沾在了他身上,谁让两人的身躯贴合的如此紧密呢?

终于楠楠的头到达了这醉汉的脖子部位而她的身子也仅剩下傲人的雪白臀瓣没有抽离出来。感受着男人的呼吸,楠楠深处纤纤玉手,伸出了岗哨外去摸门闩,只要打开了那该死的门闩,自己就自由了!

∩是让她懊恼的是,无论自己如何摸索,也找不到那该死的凸起,显然自己这个角度无法够到。

必须要站起来,身子再长一些!楠楠此时此刻才有些觉得自己那翘挺雪白的臀瓣有些恼人,如果换了莎莎来,恐怕轻易的就抽身了,可是眼下的她上半截身子和这熟睡的男人紧紧贴在一起,然而下半身雪白的屁股却是卡在那台面下,阵阵刺痛感传来,如果挣扎的话只怕要划伤皮肤了。

没办法,楠楠只能轻轻扶着椅子的两边,仿佛环抱着这男人一般,将一条修长雪白的玉腿轻轻挪动,从男人毛茸茸的大腿上跨了过去,紧接着又是另一条腿,使原本在男人双腿间的自己,跨立在男人腰畔的两侧。

幸好这一双腿够长!楠楠略微得意的想着,正要直起身,冷不防身下的男人突然鼾声停止,发出了阵阵咳嗽。

不好!楠楠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如果这男人醒了,自己这个姿势站在这里,根本就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因为刚才的一番动作,楠楠眼下的姿势极为暧昧,两条雪白长腿正缠在男人的腰间,而少女最私密的部位,流淌着蜜汁的蜜壶,则是正对准了男人胯下的盎然巨物,或许因为刚才贴身摩擦的刺激,这醉汉的下身居然再次抬起了头,而且更加的高昂粗大,刚才楠楠就已经觉察到,双腿跨立的时候也不免擦枪而过,两片粉嫩湿漉漉的花瓣正被那滚烫火热的巨大擦过,刺激的电流险些让她跌倒,眼下的她也不过是勉强伸直了腿,踮起脚尖让自己的宝贝离那玩意半寸远,可是那火热的气息依旧从下身传来,此刻的她不需要做别的,只要轻轻一坐下去,就能将那火热的物事整个吞没,让它贯穿自己的身体。

∩想而知,自己眼下这个姿势,如果男人醒来的话,根本都不需要动手,轻轻耸耸腰部,就能进入那火热狭窄的少女腔道,肆意品尝这绝色尤物的肉体,而楠楠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啪的一声,原来随着男人的咳嗽,他口中的玻璃肛栓掉落在了地上,而男人不停的吧嗒着嘴,仿佛意犹未尽还想吸些什么一样。

急中生智,楠楠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将那对飘荡的豪乳凑了过去,熟睡中的男人口唇间感觉一道幽香传来,下意识的张嘴就将那粉嫩的樱桃含在了口中。
啊!楠楠忽然发出了一声压抑着的低低呻吟,原本楠楠就敏感无比,更何况是自己粉嫩的乳尖被袭击呢?奇异的感觉立刻充溢全身,全身酥麻无比,差点尖叫出来。

∩是男人却仿佛恶作剧一般,将少女粉红的乳头含在口中不说,居然下意识的吮吸,用舌尖不停跳动,甚至牙齿都在轻轻啃噬,楠楠哪里经历过这个?立时间气喘吁吁,勉强站立的身子一下子瘫软,还没等她反映出感觉不好,下身粗大火热的感觉一下子传来,从两片腻滑湿漉漉的花瓣中间硬挤了进去,直直贯穿到了最深处。

我的天!长长吸了一口凉气,楠楠的眼角泪水已经泛了出来,没想到自己居然送上门,像一个荡妇一样主动的将男人的阳具插进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是那么深,少女的矜持让她羞愧无比,然而下身传来的火热感觉更是让她觉得小腹都如同火炭在灼烧。

实在是太长太粗了,而且刚才含着的时候楠楠就已经觉察到,这男人的阳物有些古怪,居然是向上有些弯曲的模样,而这时她终于感觉到这个造型的可怕,那翘起的巨大火热物事,居然正紧贴顶在自己身体里某处最敏感的一点,又涨又麻,使得自己就连牙齿都不断的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羞怯,或者是恐惧?

楠楠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地方,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以这样诡异荒诞的方式寻找到了这个身体最深处的敏感点,被这一下的刺激,使得少女本就柔软的身躯更加瘫软,也正是因为自己刚才的不小心,重重压了一下,或许是因为下身敏感的部位被包裹,男人居然有了要醒来的趋势。

千万不要醒千万不要醒!楠楠心里默念着,可是谁又知道她是否真的真么想?
⊥这么僵持着,在这狭窄的岗哨中,一男一女正紧紧相拥,以一个暧昧香艳的姿势纠缠在一起,少女的身子正坐在男人下半身上,楠楠最私密的部位已经与男人靠近的无以复加,紧紧相连,虽然身体没有动,但是火热狭窄,一圈圈如同肉箍般的腔道却因为生理本能不停的在蠕动吮吸,使得楠楠又羞又气,却毫无办法。

幸好男人没有醒来,楠楠感受着身体中粗壮的物事,缓缓移动身躯,然而随着她的移动,那弯弯龟头的火热部分顶在敏感处愈发的用力,这样的刺激让楠楠再也无法自持,雪白的身躯猛的一挺,纤细的后背带起火红头发飘扬,口中闷哼连连,下身蜜壶一阵急剧收缩,大股滚烫火热的液体奔涌而出,淋在了身体中男人的坚挺上,她居然在这样的诡异情况下泄身了!

满脸高潮的余韵,乳头还被男人含在口中,楠楠勉强的支撑自己身体,不让自己全都趴进男人怀里,低下头这才又功夫仔细观看男人的容貌,虽然脸上有些乱乱的胡茬,可是这么仔细看来,倒是有那么几分硬朗的俊逸,听刚才那教授说,还是体育老师?怪不得身上没有民工那样的臭味。

身子软绵绵,可是小腹里面那根东西依旧火热坚硬,直直的戳着柔软的地方,楠楠就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就像这么睡过去,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样根本不行,别说这里是黄天化日的岗亭,自己一丝不挂的鹤男人纠缠在一起,就是这男人忽然醒过来,自己可就遭殃了。

要知道这家伙的硕大男根还在自己身体里留着,真的醒过来,根本就是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轻轻活动身躯,就能尽情享受自己的美妙肉体,自己这根本就是送上门的菜啊。

艰难的伸出手,楠楠终于摸到了外面那该死的门闩,铛的一声终于打开了,岗哨的半截门悄然打开,露出了里面能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迎面而来的是一道雪白纤细的身影,赤裸光洁的后背,火红的头发,还有高高翘起的臀丘是那么的诱人。而在这臀瓣下面,两条毛茸茸的腿叉开着,少女两条雪白的美腿正垂在男人腰间,从这个角度望去,少女粉嫩的菊花后庭清晰可见,再往下望去,粉红的两片花瓣中间,赫然有一条黝黑粗大的物事深深没入少女的身体中,两个性器的交合位置汁水淋漓正淅淅沥沥的流淌。

楠楠轻轻晃动臀瓣,艰难的想要将身体从这大家伙上拔出来,湿漉漉黝黑的阴茎一寸寸从粉红色的小穴口里露出,带起让人惊心动魄的色泽反差,而移动间,肉体的摩擦声更是微微传来,可想而知楠楠的蜜壶是何等的狭窄紧致,居然一圈圈箍着男人的坚挺,就连拔出来都这么的艰难。

尤其这男人的长度极为骇人,楠楠踮起脚尖,终于快要完全脱离,然而却冷不防自己的乳头被猛地一扯,轻叫了一声,再次重重落下。

啊!也顾不得怕男人被惊醒了,楠楠的身子猛地后仰,一头火红长达高高扬起,粉嫩的乳尖终于从男人的口中脱离,而下身的蜜壶,则是再次被他占领。
「你这该死的冤家!」羞恼的楠楠玉指指指点点,无奈的晃了晃腰肢,她已经发现,这男人真的是醉死过去了,自己这么大的动作都没醒,也就不太担心。
随着水蛇般的腰肢摆动,那粗大的物事在身体内不停摇曳,让楠楠心神荡漾。
天啊,这样的感觉!楠楠也算是经历过几次人事,刚才那重重一击终于彻底的击溃了她的心理防线,不过却仍保存有一丝理智。

「那就便宜你这个冤家了,不过这倒是要看你有没有这个福分。」摇了摇嘴唇,楠楠张望了一下周围,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点的声音,终于放下心来,将手伸向了男人的身后。

那里是一个手包,显然正是这男人的。身份证,信用卡,工作证???
楠楠意乱情迷胡乱翻找着,要知道下身塞着男人的火热阳物,做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困难。

「原来你叫阿雨啊,还是体育老师?哈哈,原来是因为犯了错误被罚在这里值班?咦?这是什么?终于找到了!」得意的晃动着手中正方形的汹袋,楠楠撇了撇嘴,原来你也不是个老实人!

阳光下,少女的手中一个钥匙圈上,正挂着一枚装饰用的汹袋,正是一个避孕套。

「谁让本姑娘今天心情好呢?你也挺帅的,那就吃了你吧!但是保险措施要做好啊!」说着楠楠笑嘻嘻的慢慢从阿雨的身上移开,粉嫩的花瓣刚离开,立时大股水渍就涌了出来。就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声音中已经带起了阵阵病态的媚意。

来,姐姐给你带上!楠楠笨拙的撕开那避孕套,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是却见过猪跑。将那薄薄的东西小心的套在了阿雨坚硬的物事上,楠楠这才歪歪头,笑逐颜开。

阳光下的校门前,一个男人赤裸着坐在那里昏睡着,下身的阳具却是高高挺立,而在他面前却有着一个一丝不挂身材火爆的少女弯着腰仔细打量男人的阳物,撅起的翘臀间蜜汁横流,粉红的花瓣肿胀不堪,在阳光下露出动人的光泽,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山林里跑出来偷吃的狐狸精。

「阿雨,你准备好了么?」楠楠笑嘻嘻大模大样的将双腿叉开,脸上潮红一片,双目满是春意盎然,如果青青姐在这里定然会大呼不妙,显然是那瓶催情药液见效了。

这药液能最大限度的挑逗女人的欲望,而且是有自主思考性的那种。之前亲情尝过一滴,就已经欲火难耐,缠着老公要了一夜,后来两人都觉得这东西有些吓人,才收藏在这边,却没想到被莎莎和楠楠找到,而且三人分了半瓶下去,如今药效上来,乐子可大了。

一滴就能成荡妇,现在楠楠服了多少?药量有三倍?五倍?十倍?天才知道!
〈着那造型古怪的东西,楠楠阵阵的目眩神迷,她没想到这阿雨收藏的避孕套,居然上面一圈是毛茸茸的模样,实在是够吓人,可是事已至此,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只能将就了。

回手拉上那半截门,楠楠望了望,惊喜的发现这岗哨上面居然有一块活动挡板,立刻也放了下来,立时间这小小岗哨就成了一件秘密的暗室,不过天花板却是有机玻璃制成,光线依旧可以照射下来,让楠楠能够看清身在岗哨里的两人。
咬了咬牙,仿佛做出了某种重大决定,楠楠终于迈开了自己的玉腿,将那早已经等待许久的粗大东西,顶在了自己两片花瓣中间。

啊!她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毛茸茸的粗大物事滑过紧致窄小的阴道,异样的刺激感让楠楠几乎要大声叫出来。

或许感觉到了自己正在享受香艳美妙肉体,阿雨的身躯忽然微微晃动了起来。
「该死,你怎么能醒呢?」楠楠恨恨的说道,眼角瞥向了旁边的酒瓶,连忙抓起向他的口中塞去,然而却根本灌不进去。

没办法,楠楠只能自己灌了一口,横下心,抱住阿雨的头,深深吻了下去,火辣辣的酒液进入了阿雨的口中。

辣死了!大口的哈着气,楠楠懊恼的挥挥手,但是为了让阿雨不醒过来,她只能再灌上一大口,给他喂了下去。

阴暗狭窄的岗哨亭里,赤裸美貌的少女骑在男人腰间,男人火热的阳物深深没入少女的身体里,而少女则是抱着男人的头不停亲吻,无论是谁看到都会认为这是一对情侣在偷情,可谁又能想到双方的关系是这样呢?

剩下的酒很少,楠楠三口就灌完了,不过聪明的她在角落里有发现了一瓶。「这下看你怎么醒!」得意的打开酒瓶,楠楠依旧含了一口,娇嫩的嘴唇刚刚碰触到阿雨的嘴唇,这醉酒的男人居然咳嗽了一声。

这声咳嗽不要紧,可是他的身体一动,那深深没入楠楠身体中的粗大物事也连带动了起来,毛茸茸的小刷子不停摩擦着楠楠娇嫩的嫩肉,异样的刺激让本就极度兴奋敏感的她猛地一挺身子,这一口酒居然自己喝了下去。

「我的天!」满眼泪花,楠楠眼泪汪汪,「你这个坏蛋!」但是腰肢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摇动了起来,紧接着吃吃的笑声缓缓传出,「噢,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么???」

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扶住男人的肩膀,楠楠的屁股和腰肢不停的前后扭动,一阵阵奇异的快感席卷她的全身。

这傻楠楠,她的酒量本就极浅,这么一大口高度白酒灌下去,立刻就有了几分醉意,而且仿佛和那催情药液起了某种奇妙的反应,长发高高甩起,仰头又是一大口酒液,楠楠再次亲吻上了阿雨,这一次一半的酒液被阿雨喝下去,一半的则是落到了楠楠的肚子里。

怎么昏昏沉沉的呢?楠楠只觉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席卷自己的全身,整个人都忘乎所以一般,这样高度的白酒居然被她喝了小半瓶,而那阿雨,除了一个部位坚硬如铁外整个人已经成了一滩烂泥。

最开始楠楠还极为的小心笨拙,生怕被人发现或是阿雨醒来,然而到了最后,整个人的动作也大开大合了起来,扑哧扑哧的声音不绝于耳,回想着前一天夜里青青姐坐在男人身上的动作,楠楠的身躯开始飞快的起伏。

必竟是做了这么多年瑜伽,身体的柔韧和协调程度无与伦比,不多时她就掌握了要领,紧接着火热奔涌的感觉再次从身体里传出来。

「又,又来了???」楠楠轻叫一声,也顾不得许多,整个人扑在了阿雨身上,蜜壶里阵阵抽搐,大股的蜜汁奔涌而下,浇落在阿雨依旧坚挺的物事上。
或许是天赋异禀,或许是因为酒精的麻醉,阿雨的下身依旧坚挺火热,没有半点想要射出来的意思。

喘息了一阵,整个岗哨里充满了超女的幽香和蜜汁淫靡的气味,在这味道的刺激下,楠楠居然再一次的升起了冲动和欲火。

她并不明白自己这是什么了,然而心底的火热感觉却告诉她还想要。

「不会被发现,不用担心任何人找自己麻烦,也不用担心青青姐他们知道,顶多是晚回去受到惩罚而已???」心里转动着这样的念头,楠楠已经被欲火和春药冲晕了头脑。

比起自己的手指来,还是真家伙更有感觉,虽然也被人插入过几次,然而哪一次不是极为的粗暴?哪有眼下自己主导来的痛快?此刻的楠楠就像是一个高傲的女王,正骑在自己奴隶身上,纤细水蛇般的腰肢轻轻前后摇晃,白皙的臀瓣带起阵阵涟漪,摇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弧度,再一次迈开了征程。

高高抬起,轻轻落下,每一次的穿刺和细细绒毛的刮擦都让楠楠全身不停战栗,这样的快感前所未有,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还是缺少了点什么,怎么也到达不了快乐的巅峰。

翘挺腻滑的臀瓣高高翘起,正在又一次落下时,冷不防耳边却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这让她心中一惊,脚下也一滑,幸好反应极快,抓住了一旁的扶手,然而整个人却是猛的下滑,身下的阿雨本是双腿叉开,但是经过楠楠的一番动作早已经整个人下滑,将阳具最大限度的露了出来,而楠楠这样一滑,两条腿却是翘起,一下子那粗大的阴茎再次深入其中,整个阴户蜜壶死死的贴着阿雨阳具的根部,已经深入到了极限。

阿雨本就天赋异禀,哪怕先前进入,楠楠也小心的控制着并没有到最深,可是这么一个惊吓,立刻让男人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进入,粗大的物事顶在身体里的小腹处,给楠楠的感觉几乎要将自己整个人刺穿一般。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显然是有人经过,篮球的拍击声啪啪悦耳,两个人一边走一边闲聊着。

屏住呼吸,楠楠不敢再动,粉嫩的两片花瓣却因为这异样的刺激已经肿胀了起来。

∩是让楠楠心中紧张的是,这两个男生前进的方向,竟然正是自己这里。
··································
总有人在回复里评论真假的问题,我都说过了,半真半假,太钻牛角尖的同学不要蹦跳了,这一次附带的照片全都是楠楠自己的,不过要晚些发上来,因为楠楠要整理下。

[本帖最后由ffffaaaa17于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fffaaaa17金币+150加完分权限应该够了%>_
ffffaaaa17原创+2加完分权限应该够了%>_
ffffaaaa17威望+2加完分权限应该够了%>_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八)-校园激情248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六)-校园激情6f2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七)-校园激情16d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五)26c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八)8c8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六)f5d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七)b60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八)校园教室93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