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八)-校园激情248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版主评語: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字数:11940

体育场八来了,楠楠决定这一系列写到十就结束,顺便透露下哦,前段时间有功夫,楠楠把大家都期盼的楠楠暴露番外篇方瑶莹写出来了哦,大家想看的话,就要多多回复多多红心呀!
楠楠早就开了龙套楼,莫非你们都不知道么?想要在文理有戏份的童鞋,可以在龙套楼报名,楠楠会尽量都给排上的,体育场里现在用了两个龙套了,阿雨和十二少。
·································································

古旧的教学楼,夏日淡淡的阳光,透过绿色的玻璃,洒落在身上,让人有种想要呻吟的满足与舒适感。艾愁最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作画,每到周末他都会穿上舒适柔软的棉质衣服,到四楼这间画室里来,静静的一个人作画。

今天是个好天气,他正舒服的坐在玻璃下面,门已经锁上,窗户也被封死,只有身旁这透过阳光的玻璃,能够望到外面,这样的环境让他感到分外舒适,不过让他懊恼的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接连画了几幅画,都没感觉到分外不满,也不知道撕了几张,才头晕脑囊的坐在那里发呆。

「东方的维纳斯!怎么才能脱离那该死的原版桎梏?」长长的头发散落在脸上,使他有种颓废的美感。

正郁闷间,他忽然觉得光线一暗,仿佛有道人影跑到了玻璃前一般。「该死的擦玻璃工人,这破楼有什么???」

他眼角瞥了一眼,然而却惊呆了,再也移不开目光。

四楼这间教室的整面大窗户,都被淡绿色的玻璃所替代,就仿佛是一块淡绿色的水晶般,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这也是为什么艾愁喜欢在这里作画的缘故,一眼望去通透无比,阳光照射下白玻璃会略微的刺眼,然而这淡绿色的玻璃却是阳光越炙烈,越发的透明清楚。

平日里只有画累了的时候,艾愁才会抬起头远眺,然而此刻的他却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从窗户的东侧,平滑瓷砖作成的弯曲水台上,居然缓缓的爬来了一名角色少女,虽然这少女面上蒙着一层轻纱,但是却依旧能够感受到少女那绝美的容颜,更要命的是,这绝色尤物居然是一丝不挂,全身赤裸,跪着爬行!

只怕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一幕,都要血液沸腾,挺枪致敬吧?当然,艾愁也不例外,柔软的棉质裤子立时出卖了他,然而他却顾不得许多,满脸的震惊之色,但是眼睛却贪婪的望着面前这诱人的春色。

摇曳着雪白翘挺臀瓣而来的少女,皮肤白皙嫩滑,仿佛是剥了壳的鸡蛋般,看起来都嫩嫩的,足可以想象出摸在上面的手感是何等的诱人。这名绝色尤物,身躯摆动,一双吊钟般的巨乳显得更加巨大诱人,然而却丝毫没有松懈的感觉,那纤细的腰肢更是看得艾愁胯下生疼,坚硬如铁,这样的水蛇腰,在床上扭动起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艾愁尝试过不知道多少女人,然而却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更给他这样的感觉。干净的天空下,古旧的教学楼,四楼外的水台上,居然有一个倾国倾城容貌的绝色女子全身赤裸,以一个淫荡到极点的姿势爬行着,更是在自己眼前,咫尺的距离前经过。

不,简直都不能用咫尺来形容,根本就是贴着自己经过,这钢化玻璃只有半寸厚,那岂不是说明自己和这火辣辣的尤物也仅仅是隔着这一层玻璃的距离?
几乎是屏住呼吸,艾愁目瞪口呆的望着楠楠优雅的爬行而来,在她的手上还抓着一双鞋和一只墨镜,而那薄如蝉翼的轻纱,早已经被她折成了尺许长短,遮在脸上。

虽然薄如蝉翼,透明无比,可是只要折叠的层数多了的话,还是能产生朦胧的效果,遮挡一些。刚才情急之下,楠楠迫不得已只能行此下策,毕竟被这个男生看见,总比被那两个中年大叔发现的好。

而且楠楠也有了另一重的想法,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虽然别的教室窗台可以打开,但是这被绿色玻璃覆盖替代的教室,却仅仅可以打开一条半尺宽,向上开的小小缝隙,为了怕玻璃被彻底打开出现危险,每一块可以打开的钢化玻璃上都被安置了钢条锁,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楠楠才会如此放心的行进过来。

哪怕这男生绕道别的教室去从窗户走出来,只怕也开不了那锁着的教室门,更何况若果绕远追来,说不定自己早就走远了。

一对妙目流转,楠楠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个直视自己完美身体的男生。虽然裸奔无数次,光天化日之下也赤裸走过,更是被人占过便宜,但是像如今这般,肆无忌惮一丝不挂的跪在这里,任由一个男人近在咫尺的上下仔细端瞧,却是第一次。

楠楠的心里羞怯无比,但是却隐约有那么一丝的渴望,男生火辣辣的目光游走在身上,就仿佛一只大手在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身躯一般,让她全身气血翻腾,阵阵春意涌上心头。

咽了口口水,艾愁忽然发现,那少女居然停下,伸出了纤纤玉指,不停的指指点点。顺着那手指的方向望去,竟然是自己放在桌面的手机,他刚想拿起来,却传来了急促的敲击声。

愕然抬头,那赤裸少女的一条美丽玉腿居然抬起,显然衣一副要离开的模样,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紧皱的眉头却显现出了她的情绪,艾愁立刻恍然大悟,伸手抓过了一旁的书包,重重压在了手机上。

「好了,这回放心了吧?我不会拍下你的,我也十分讨厌拍照,我是个画家!」说着艾愁拿起自己正在作画的半成品,送到了玻璃前,楠楠在下边签名处隐约看到了一行字迹,十二少艾愁。

这是什么名字?楠楠不禁觉得好笑,却险些将纱巾带动下来,吓了一跳不敢再作怪。然而玻璃里侧的艾愁却是看得呆了,虽然朦朦胧胧看不清楚眼前这绝色尤物的容貌,然而刚才那一笑,却是让他心神荡漾,尤其这赤裸美女全身水润的皮肤,在阳光下正闪动着耀眼的色泽,让人目眩神迷。

他哪怕打破头也想不到,自己为了贪图安静,选取了这旧教学楼的一件教师作为自己的作画场所,却碰到了这一场仿佛梦幻般的艳遇。窗外的绝色赤裸少女就仿佛是梦中走出的精灵般,每一寸雪白的肌肤都向外透露着诱惑的气息,粉红的乳尖,高耸弹性十足丝毫不见下垂的硕大豪乳更是荡漾的他心都快融化了。
以一个画家专业的眼光来看,面前这绝色少女的丰满胸部,绝对的真材实料,几乎都要突破D罩杯的尺码,几近E罩杯的程度。而尤为难得的是,这一对绝世凶器居然没有印象中大雄伟女人的下垂感,那圆润的乳房下缘距离这少女纤细的身体竟然有着极大的距离,按照胸部完美比例测算的方法,别说在乳根部夹上一只铅笔了,就算是一哪一根粗大的绘画笔也无法夹住,足见翘挺的程度。

而更让他惊诧的是那与堪称为胸围的胸部形成鲜明对比的一抹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随着少女的身躯扭动,彻底的诠释了水蛇腰这个诱惑的词汇。
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十二少贪婪的望着薄薄玻璃另一侧绝美的女体,心中忽然激动起来,这不正是自己心中完美的东方维纳斯么?

正在他心神荡漾,胡思乱想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面前这蒙着面纱的绝色赤裸少女却是再次伸出了纤纤玉指,向着他身后指指点点起来。

他回头望去,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在自己身后正放着一包纯净水,显然这少女想要的是这个。

伸手拎出一瓶水来,十二少嘴上掠起一丝笑意。「怎么?你渴了?想喝?」楠楠连忙点头,开什么玩笑,你一丝不挂在这大太阳底下裸奔试试,不喝水就要变成人干了!

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楠楠只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烤着了,眼下的她也顾不得什么了,无论什么都比不上眼前这一瓶纯净水重要!

「想喝可以啊I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在这里么?」十二少把玩着手中的纯净水,发出哗啦啦诱人的声音,经历了最开始的震惊,他此刻满脸玩味的仔细打量着面前这赤裸的绝色少女。

虽然淡绿色的玻璃窗仅仅是上沿能打开巴掌宽的缝隙,不过却依旧能将男人的声音从中传出来,清晰的落到楠楠的耳中。听到这里,她忽然满面通红,娇羞不已。

莫非自己真的是裸奔暴露自己次数多时间长了?记得最开始的自己哪怕在寝室里传的清凉透明一些都要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可是没想到现在自己不仅仅是在大白天的裸奔,更是一丝不挂的将自己美丽的身躯完全展现在一个男人面前,并且没有任何的羞愧之色,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想到这里,楠楠立时惊慌了起来,自己眼下这个模样实在是太淫荡不堪了,隔着薄薄的玻璃,赤身裸体的与一个陌生男人相对不说,自己居然连遮掩的意思都没有,一双弹性十足的豪乳就在男人面前不到两尺处晃悠着,雪白的肌肤粉嫩的乳尖都被人看了个够,哪怕少女最私密最不能示人的私处,只怕也若隐若现吧!
眼见自己出声,这少女却身子呆住,一副想要离开的模样,十二少心中大叫不妙。不过他也算是心思聪明,立时将手中的纯净水递了过去,「给!你不是渴了么?喝一口吧!」

懊恼的楠楠正觉得羞愧异常,想要离开,却被这一句话叫住。转过头去,只见玻璃里面阳光下的男孩满脸的真诚,手中那瓶纯净水晶莹剔透,向外散逸着诱人的光芒。

楠楠的一双胳膊原本已经遮挡在了自己丰满的豪乳上,此刻见到纯净水从窗户缝里递出来,也顾不得许多,连忙伸手接过,用力的拧起了瓶盖。

∩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也不知道什么牌子,上面印满了不知名文字的矿泉水,盖子不仅大大的,而且还十分的紧,哪怕她面色涨红成一片,却依旧纹丝未动。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在明亮的画室窗户外,忽然出现一名全身一丝不挂,肌肤雪白身材火爆的绝美少女。而这仿佛从梦幻中走出的尤物却停下来向你讨水喝,拿着水用力的拧动瓶盖,一对豪乳随着娇躯的晃动不停抖动,在阳光下浮现一道道美丽的弧度,尤其是那粉嫩颜色的乳尖,更是引得人目眩神迷。这样的嘲,只怕哪个男人都要怀疑自己是否身在梦境吧?

十二少此刻已经有些略显呆滞,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因为此刻眼前这玻璃另一侧的赤裸尤物因为要停下来弄瓶盖,整个人已经是跪着的姿势面向自己,赤裸的身躯纤毫毕现,火红的头发撩动着自己的情欲,尤其让他血脉偾张的是,少女跪着叉开的两条修长大腿或是有心或是无意的敞开着,让人尤为惊奇的是这绝色尤物的下身居然光洁溜溜,白皙仿佛凝脂般的皮肤中央两瓣粉红色蝴蝶般几欲展翅飞翔的花瓣正颤微微的挺立着,看样子这少女似乎很渴,然而这花瓣却仿佛出水芙蓉般,水润光泽,含苞待放。

东方维纳斯!十二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这样几个字出来,这不正是自己魂牵梦绕苦苦追寻的东方维纳斯么?想到这里,他的手再一次伸了出去。

「来,我给你弄!」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因为暴晒而有些脱水虚弱的楠楠一怔,却对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心中一呆,不假思索的将手中的水递了过去。

十二少轻松的将水弄,然后再一次递了出来。「美女,我不知道你的姓名,我想你也不想我知道你的底细。不过相逢就是有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好不容易拿到了水,楠楠将纱巾掀开一个小角,露出了精致的樱唇,略显贪婪的吮吸着清凉甘甜的矿泉水,听到这话,立时一愣。

虽然仅仅掀开面纱的一角,然而那精致的下巴和美丽的两瓣樱唇却依旧让十二少赞叹不已,哪怕只见到冰山一角,却仿佛出水芙蓉。

「我正在画一幅东方维纳斯的画像,大体已经勾勒的差不多,只是缺少一个模特。我能否有幸请你作为我的模特呢?哦,别误会,我不是想骗你进来,只需要你在外面,我再里面画就行了!」

说着,他从一旁抽出了自己的画板,递到了玻璃前。楠楠好奇的望去,只见画板上重重的虚影,显然这家伙也没准备好画怎样的背景,不过在正中央却已经勾勒出了一道优美到极点的女体弧线,然而却是大半没有完工的样子。

一提到自己的画,十二少就满眼放光,语气也兴奋了起来。「东方维纳斯,我已经准备了大半年,但是却始终少那么一丝灵感。因为我所见到的女孩,有的虽然漂亮,但是却缺少那么一份灵气。可是我今天看到了你,立刻就知道我的女神出现了,你的肌肤你的身材,你的气质,都让我着迷,不用太久,只需要十几分钟,好么?」

语气狂热而又有些神经质,或许是处于画家对于生活开放的思想,这十二少丝毫没有追究楠楠的身份乃至于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出现在这里,而是提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要求来。

〈着他那坚定而又略显狂热的模样,楠楠心中一动,毕竟自己拿了人家手短,更何况她也怕眼前这个神经兮兮的画家叫嚷起来,到那时自己在窗外可真的连退路都没有了。

终于喝到了水,燥热难耐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楠楠此刻终于有机会梳理自己的心情,同时盘算着如何摆脱这尴尬的困境。不过看着眼前这十二少的狂热神情,只怕自己要是拒绝的话,还不一定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蹙了下好看的眉毛,楠楠犹豫着指了指头上的太阳,露出一个无奈的手势来,打算委婉的拒绝这个艺术疯子。

∩是没想到这十二少却是露出了狂喜的神色,一股脑的将身旁的那一箱水都拿了出来,一瓶瓶的弄,然后再拧上,从窗户的缝隙里递了出来。

「给你,给你,还有这个!」楠楠被弄得手忙脚乱,冷不防从窗户缝里递出了一大团白色的亚麻料布片来,布片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在水盆了浸透了水。
「有了这个就不怕晒了,我看看我还有什么,咦?防晒油,这个正好!」说着一大瓶东西也从窗户缝隙中递了出来,楠楠不禁哭笑不得,手里这哪里是什么防晒油,根本就是一瓶橄榄油。

显然十二少也发现了不妥,脸色红了红,「弄错了,这是打算买回家做菜的橄榄油,不过我有防晒霜,你把她们混合在一起就是防晒油了!」

说着一管大大的防晒霜被扔了出来。望着面前这一大堆的东西,还有十二少那殷切期盼的脸庞,楠楠心中忽地动了一下。

自己刚才已经被他看光了,眼下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而且若是说起来自己还得感谢这个高高瘦瘦的帅哥,不然只怕自己真的要渴死在这阳台上了。既然他这么希望自己帮个忙,那自己帮他一回又怎么样呢?自己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想到这里,楠楠便将这块白色亚麻布片抖开,发现这块应该是用来盖油画的布片,虽然有些久但是洗得很干净,因为被洗过很多次的缘故,这块原本就极为松散的亚麻布,已经显得略微透明,不过用来遮挡阳光显然足够。

手中这块布看起来约有一米五长短,四四方方倒是不小。犹豫了一下,楠楠将这块亚麻布的两个角挂在了半开着的玻璃钢窗夹角处,另一边则是垂到了水台外,正好堪堪盖住了两个莲花瓣。

立时间阴凉的感觉传来,使得楠楠长长舒了一口气。也罢,就当是在这里歇息一下吧,毕竟刚才的酒意有些上头,又被太阳晒了一阵,眼下正晕晕乎乎有些疲惫呢。

眼角瞥了一眼正满脸狂喜,飞快调试画板的艾愁,楠楠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居然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尽情的展露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的半卧在他面前,任由他的目光将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看个精光?

∩是自己为什么出了有羞愧的感觉之外,还有种别样的刺激感觉呢?就仿佛自己再先前舞会的那个夜晚,被男人玩弄的时候,除了羞愧愤恨之外,竟然还有种奇异的快感。

阵阵酥麻的感觉不知道从身体里什么地方钻出来,游走全身,令生个身体软绵绵痒酥酥的,刚才的劳累似乎耗尽了自己的力气,阳光从亚麻布上照射过来,丝毫没有半点的灼热,而是带来一些舒适。而自己仿佛也不是在这就教学楼的水台上,而是在春天的草地上,温润的春光里,尽情的舒展着自己美丽洁白赤裸的身体,对面温柔俊美的情人征用目光柔情的欣赏着自己,那目光就仿佛一双柔软的大手般,不停拂过自己的全身,掠过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挑动自己的情欲???
艾愁望着眼前这窗外尽情舒展自己美丽身躯,不显半分扭捏做作的模样,心中不禁大为惊讶。作为一个资深人体画家,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见识过的女模特,甚至主动以身相许让自己作画的美女也不在少数,然而像眼前这般具有灵气的女孩,还是第一个。

淡淡的阳光从白色的亚麻布上缓缓倾泻下来,仿佛一汪金色的泉水洒落在女孩玲珑有致欺霜赛雪的娇躯上,缓缓流过那修长的粉颈,沿着性感撩人的锁骨顺流直下,却被一对丰满翘挺的乳房所阻挡。

这一对豪乳,眼下正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面前,浑圆饱满,却丝毫不见累赘,那雪白的色泽让人想起刚出锅的馒头,或是冬日里的雪球。并非像有些女人的胸部,白确实是白,但是一脱了衣服却是白嫩的乳房上青筋隐现,稍稍少了那么一丝美感。

眼下面前这美女的白,就仿佛像是窑里刚烧制好的白瓷一般,晶莹剔透又圆润光洁,粉白中还隐约透露出丝丝少女的粉晕,尤其是在这阳光下,简直宛若一座羊脂白玉雕琢的艺术品。

那一对乳房上面,两个小小的乳尖虽然已经硬硬的翘起,但却是浅浅的粉红色,与这丰满乳房形成鲜明对比的正是这小小浅浅的粉红色乳晕和那粉色蓓蕾,在艾愁的眼中简直是纤毫毕露,一切一切都那么完美。

尤为让人惊叹的是,楠楠此刻是半倚着水台侧卧在那里,而这对鬼斧神工半雕琢的完美乳房,却是随着她的呼吸上下微微颤动,不见半点的下垂与松弛,将胸部下方边缘处那完美的轮廓完全显现出来。

有着这样让人惊叹的胸部,但是小腹与腰肢却是没有一丝的赘肉,平坦光洁,上面只有一个小巧玲珑的肚脐随着呼吸起伏不定,仿佛一剂毒药能够迷倒任何看见这具侗体的男人。

沿着那光滑平坦的小腹向下望去,竟然是一马平川,没有半点的阻碍,白皙仿佛三岁少女的阴阜微微有些鼓起,显现出肥嫩近乎透明的色彩。或许是常年被关在幽暗的环境中,这一块的皮肤粉嫩洁白,略显透明,尤其让艾愁直咽口水的是,这绝色美女的下半身,没有半点刮剃毛发的痕迹,一切宛若天成一般。
完美的臀瓣若隐若现,刚才楠楠撅着屁股的时候,艾愁就见到了那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完美弧线,翘挺而又不肥大,臀尖饱满弧线优美,让人垂涎。
两条修长的美腿占据了身体的大半,这样的黄金比例哪怕是在模特中的少有,以艾愁专业的眼光目测,这身高约为一米七左右的女孩,两条美腿居然足足近一米,修长圆润没有半点的瑕疵,那一对略微沾了些灰尘的玉足,在阳光下更是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这样完美的两条玉腿,双腿并拢时竟然没有半分的空隙,而此刻随着女孩身体的微微倾泻,那如同花瓣般的少女私密部位也若隐若现,粉色的两片花瓣此刻正仿佛一朵鸡冠花半盛开着,隔着谁太歪偷偷溜进来的阳光,经过女孩双腿之间,让人望过去甚至有种晶莹剔透的透明感觉。

尤物x对的尤物!艾愁的心底升腾起一股火焰,转瞬又化作了欲望,飞快的抄起了画笔,疯狂的在画板上涂抹着。

为了这幅画他早已经准备了大半年,心中有着无数的构思,如今被突如其来的楠楠所勾动灵感,立时手中的话和灵感一起火山喷发了。

而楠楠却不知道这玻璃里侧艾愁的状况,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她再次拿起了水瓶,小心的掀开面纱一脚,细细抿了一口。随后皱了皱眉头,刚才自己这一番折腾,竟然身上都是汗和灰,尤其是那防晒油被灰尘一沾染,更是难受无比。
想到这里,她望了一眼玻璃里面依旧目光灼灼,却奋笔作画的艾愁。那火辣辣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比天上那夏日的太阳还要炙热,烤的自己的心几乎都要融化,而自己的胸膛间也仿佛有着那么一道火焰般,不停的熊熊燃烧。
专注的男人最迷人,动情的女人最想男人,而十二少艾愁则是一个极具诱惑气息的俊美男人,尤其那专注的神情还有侵略性的目光,都让楠楠有些难以自持。
要知道,自自己十九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袒露在男人的目光之下,虽然之前也有过几次走光和被男人玩弄,但是和眼下的却是完全不同,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分秘密都被眼前这陌生男人尽收眼底,再无半点的隐私可言,这样的状态,这样的环境,使得楠楠居然有了莫名其妙的兴奋,而被莎莎涂抹了不少防晒油的蜜壶,此刻居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仿佛一个火炉般灼热燃烧了起来,晶莹的蜜汁居然缓缓流出,楠楠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臀瓣上眼下都已经湿漉漉的了。
如果没有这一层玻璃隔着的话,恐怕自己眼下早就扑进男人的怀里了吧?
眼神愈发的迷离,嘴角不经意喃昵出生,楠楠羞怯的发现自己,居然在这样暴露的环境下,在一个陌生男人目光的侵略下,动情了。

太尴尬了,楠楠心中阵阵慌乱,胸膛里仿佛踹了个小兔子,也不知道这男人发没发现自己两腿间的水渍。一想到这里,她连忙打开一瓶水,顺着自己的脖颈浇了下去,冰凉的水流立时让她清醒了几分,而此刻,然而她却不知道眼下的自己在艾愁的眼中是怎样的迷人模样。

仿佛一座完美白玉雕塑般的绝色少女,在阳光下用水缓缓的冲洗自己的美丽赤裸身躯,那完美的曲线在水渍的映衬下愈发的光滑圆润,每一寸完美的肌肤,每一分美丽的线条都在这水渍下完美显现,对于一个观察入微的画家来说,冲击力可想而知多么巨大。

当然,这样的冲击力,无论是对哪个男人来说,只怕都极为巨大吧?

一连在身上浇了几瓶水,那燥热的感觉终于褪下去了一些,楠楠眯着眼睛望了一眼隔着亚麻布的太阳,依旧是那样的炙烈,不禁叹了口气。

然而她忽然的一瞥却发现里面的古怪一幕,艾愁拿着画笔依旧在飞快的作画,但是身子却微微弯着。向下一瞄楠楠不禁暗自啐了一口,男人果真都不是好东西,这么专注的状态下,居然还能想到那事。

艾愁穿着一条薄薄的柔软裤子,此刻某处已经不雅高高隆起,怪不得这家伙神色古怪的弯着腰呢。

刚才你那木管更让本人家不好受,那么也别怪捉弄你了。心理的火散去了一点,调皮的心思立时升上心头。想到就要做到,楠楠立时弄了手边的那一瓶橄榄油。

这可是好东西,美容养颜的绝佳品,楠楠得意的将那橄榄油倒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微微有些粘稠的橄榄油立时在那凝脂般的皮肤上流淌起来,纤纤的玉手将这油脂在身上涂抹游走,那魅惑略带挑逗的样子让玻璃另一面的男人更加的面色赤红。

既然难受,就别勉强呀!楠楠得意的暗笑,对于自己有着如此的魅力倒是极为得意,指了指艾愁的裤子,做了一个扒下的手势,里面的艾愁微微一怔,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索性也不再矫情,一下子褪下了自己的裤子。

立时间一条杀气腾腾直挺挺的凶物露了出来,看得楠楠眼前略微有些发晕。这十二少的那东西,倒是不太粗,可是却极长,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吓人。

莫非你以为我会怕了么?楠楠不知道,自己自己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抹病态的潮红晕色,最先前那催情精油的药效和酒精的融合已经影响了她的思维,并且在潜意识类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若是按照以前的楠楠,说什么也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眼见这十二少脱下裤子,楠楠自然将其视为挑衅,立时倒出了更多的橄榄油,以更加诱惑挑逗的姿势在身上涂抹,一对显现玉手不时掠过自己拿雪白丰满的乳房,轻轻揉捏将那美丽的乳肉变幻成各种形状。

此时此刻的楠楠,全身都闪动着橄榄油晶亮的色泽,将那白嫩完美的身躯披上了一层叫做诱惑的恶魔外衣,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目眩神迷。

艾愁此刻的呼吸都已经有些急促,不是没见过美女,也不是没见过脱衣裸女,但是像眼前这角色少女般,如此诱惑如此勾人的,自己这一辈子都是第一次见到。
吃吃的笑着,显然楠楠已经有些半失去理智。每当这敏感的小妮子动情的时候,都会出现略微疯狂失去理智的行为,眼下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状态里,楠楠已经有些难以把持了。

男人,不都是这个模样么?楠楠晃了晃手中剩下的半瓶橄榄油,将手中的防晒膏挤了进去,随意晃动了一下,便再一次倒在了自己身上。

时间也差不多了,自己耽误的太久了,但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楠楠觉得,如果再这么进行下去,只怕欲火会冲破自己的理智,让自己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自己只不过是喜欢刺激,喜欢暴露,可并不想做男人的玩物和性奴呢!~光滑沾满橄榄油的手掠过自己纤细的腰肢,楠楠的手抚在修长美丽的玉腿上,然而却使得双腿间的间隙开的愈发的大了一些,立时艾愁的目光完全都被那绝美的景色所吸引。

眼见艾愁一副呆滞的模样,楠楠轻笑了一下,心中略略犹豫,但是转瞬就下了决定,身子轻轻的坐起,在十二少惊讶的眼神中,竟然将双腿分开,少女那绝美的私处,竟然完全展露在了男人的目光之下。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十二少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真是一个完美的尤物,就连那女人特有的部位,都如此的美丽动人。自己也算是久经情场的老手,所谓的美女也不知道见过多少。

然而那些女人美丽的外表下,身体的某个部位却是差强人意,或是太黑或是形状难看,然而让他震撼的是,眼前这不知名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的绝色美女,下身的两片花瓣竟然是那样的粉嫩剔透,简直都可以作为教科书一般的参照物存在,根本不像是女人最私密的部位,而是像一件工艺品。

全身都涂抹上了防晒油,而瓶子里还剩下足足一个指节高度的橄榄油,心中给带着几分坏笑,楠楠将那橄榄油的瓶口缓缓在自己的两片花瓣间摩擦着,渐渐呼吸急促了起来。

刚才自己还能控制自己的情欲,然而她却忘了自己拿敏感的体制,尤其是还被莎莎灌了一口催情的东西,此刻囊光滑的瓶口在花瓣间游走的时候,她的心中立时大叫不好。

对面的男人目光灼灼,距离自己最娇嫩最私密的少女蜜壶仅仅尺许的距离,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不光然跟着男人看光了身体,就连最羞人的部位也给人看了,如今更是停不下来,到底想要怎么样?

呼吸越来越急促,尤其男人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目光,更仿佛催情药剂一般,让自己全身欲火难耐,下半身的水渍连连,蜜液疯狂的涌出。

手上突的一抖,那剩下一个指节的橄榄油竟然全都被倒了出来,而此刻楠楠的双腿张开,带动的两片粉嫩花瓣也仿佛小嘴般微微敞开,立时间那橄榄油便顺着那张开的汹,流淌了进去。

这一下字,仿佛是火堆上被浇上了一捧油,燥热火辣的蜜壶中,猛然一股冰凉的橄榄油进入,不但没有熄灭那熊熊的欲火,反而在这别样的刺激下,一瞬间将楠楠的欲火点燃,几乎要焚烧一切。

次时代她也顾不得面前还有一个男人了,修长纤细的手指飞快拨弄着
那油光锃亮的粉红色凸起,而手指也忍不住滑落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进入了那窄紧湿润,如今腻滑无比的腔道。

因为是瓶底的缘故,里面还有着不少并未融化的防晒霜,如今全部都被那张开的小嘴吞了下去,楠楠的手指探进去,不仅仅是滑溜溜的感觉,更有中微微粘稠的滞涩,更是带起了阵阵淫靡的感觉。

十二少目光呆滞,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少女若隐若现的娇喘吟哦声缓缓传来,那黄鹂般的小床调更是让他感到欲火上涌,一把抓过了一批昂一个空置的花瓣,对着正在自慰的楠楠飞快的画了起来。

而此刻的楠楠早已经忘记了一切,手指不停感到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进进出出,窄紧火热的蜜壶仿佛一致小嘴狠狠的吸住她的手指,带来了更加剧烈的刺激。
「我的天啊!」楠楠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动,因为动作巨大的缘故,头顶的亚麻布猛的遮盖了下来,将她的上半身完全盖住,而此时错了她也达到了兴奋的巅峰边缘。

随着一声如泣如诉带着颤音的呻吟,大股浓稠混合着橄榄油及防晒霜的蜜液疯狂涌了出来,好巧不巧的楠楠此刻另一只手正拿着那广口的橄榄油瓶子在花瓣外面摩擦,一瞬间剧烈迅猛的潮喷涌入了这瓶子,随着楠楠身体的微微抽搐,居然不停的向其中灌注,几乎有充满的趋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楠楠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然而灿烂的阳光洒落在脸上,仿佛在提醒自己,眼下自己在怎样的一个处境,而不远处还有一个男人。
摸了摸脸上的纱巾,楠楠整理了一下,这才将头顶的亚麻布拽了下来,却发现里面的艾愁竟然手忙脚乱的在向桌子下面放着什么。

楠楠立刻起了疑心,眉头都皱了起来,爬到了玻璃边,指了指他放在桌子下自己看不见地方的那里。

见状,艾愁只好无可奈何的举起了一张纸,那是一张还没完全风干的油画,粉红的颜色在白色的纸上极为现眼,一朵娇嫩欲滴的粉红鸡冠花正含苞待放,那形状那色泽,看得楠楠一阵脸红,根本就是和自己照镜子看见自己的下半身一模一样么!尤其这朵鸡冠花画的如此之大,足足有原参照物的几十倍,你画了这么大近一米的一个我的私密处,是打算回去当镜子照么?

勾了勾手指,作出生气的模样,这十二少无奈的垂头丧气将这幅画小心翼翼的从窗户缝里递了出来。

楠楠好笑的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模样,心中不仅一动。半弓起身子,用那画布将水台下边擦了擦,顺便擦了下身上多余的油脂,楠楠的手指在那画平放在水台上,小心翼翼的在坐到了一处色彩浓烈的地方随后以一个极为奇异的姿势,狠狠的把自己的两片花瓣印在了空白的地方。

一朵巨大的鸡冠花,下边两个圆润仿佛女性臀部的侧才浓重处,加上旁边一朵小小的花瓣,隐约间女人下半身的轮廓也可以看到。

行了,这算是签名了!坏坏的笑着,楠楠将画从窗户缝里递给了目瞪口呆的艾愁,趁着他还没缓过神来,抓起了地上的亚麻布,飞快的向另一个方向溜了过去,自己耽搁的时间也太长了该走了。

只有十二少,还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前狼藉的一片,那有着大半瓶不明液体的橄榄油瓶子静静立在床边,自己的手中还捏着一幅画。而楠楠没有看到的是,在这十二少的脚边,正悄然放着一台高精度单反相机。

一连寻找了好几个教室,楠楠终于寻到了一个玻璃有破损的窗户,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艰难小心的讲授伸了进去,打开窗户,破旧的教室依旧空荡荡的,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这段艰难的旅程终于告一段落。

轻快的穿好鞋,一手捏着纱巾,一手拿着那大团的亚麻布,楠楠悄悄打开了教室的门。走廊里依旧静悄悄的,走廊右边隔着一个教室的距离,就是那该死的防火栅栏。

自己终于成功的在教学楼的外侧,避开了这两道封锁走廊的栅栏。楠楠不禁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打开门转身向着拐角方向走去,只要自己过了了拐角,下了楼梯打开一层的侧面窗户,自己就成功的从校园的东侧穿梭倒了西侧,这是怎样的一个壮举啊!

⊥在楠楠打算悄悄离开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咳嗽。「美女,你想就这么离开么?」

声音,正是十二少艾愁,心中叹了口气,楠楠将墨镜戴到了眼睛上,取出那薄薄的纱巾将自己的半边脸遮盖,缓缓的转过了头。

只见远处的防火栅栏另一侧,十二少艾愁正拿着一块画板,上面一道动人的美丽精灵正尽情的展露着自己的娇躯。

「不想看看自己的作品?」很显然,这艾愁十分了解女人的心,哪怕自拍照都要美美打量半天,这样的一副画像出现在面前,又有哪个女孩能摒弃自己的好奇心呢?

嘴角掠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望着那悄悄靠近的赤裸女孩,没有了那玻璃的阻隔,女孩那光润洁白的皮肤和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更是让自己有些心痒难耐。
这样的女人,只有自己配得上,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放在画室里,每日观赏描绘,才能对得起这样的绝世姿容。只要这小妞靠近了自己,自己就展开三寸不烂之舌,让她臣服于自己,对于这点,十二少还是有着信心的。

终于,少女赤裸的身影越来越近,艾愁禁不住心中狂喜,却见那少女警惕的站在了距离防火栅栏一米远的地方。

「不靠近点么?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艾愁温和的说着,手中的画板却是放在了一边,将一只手隔着那半尺见方的防火栅栏伸了过去。

让他感到惊喜的是,那女孩看到几集伸手,竟然悄悄向前凑了凑,这让艾愁更加的伸长了手臂。近了,近了,艾愁心中砰砰直跳,越是近距离观察这女孩,越是感觉到她那惊心动魄的美,尤其是哪一对弹性十足的豪乳悄悄靠近自己的手,自己竟然莫名激动了起来,另一只手也忍不住从栅栏里伸出。

手指终于碰触到了那梦寐以求的恩物,艾愁的手试探着捏住了楠楠圆润无比又滑溜溜的乳房,双手不停的合拢,感受着这绝世尤物的粉嫩与弹性,正在迷醉间,却冷不防这女孩突然冲到了面前,立时双手抓了个严实,满手腻滑芬芳!······························································
楠楠洁白修长的玉腿张开,美丽的花瓣对着一块透明玻璃,玻璃的另一面是无数垂涎三尺的色狼。
楠楠莫名的兴奋了起来,美丽的手指在湿漉漉的花瓣间不停拨弄着,口中传来销魂蚀骨的声音,
“我要!我要!我还要!我要红心,要回复,更想要书评!”
写书评能够让楠楠得到认可,更能得到金币,同学们你们为什么不去写呢?
[本帖最后由ffffaaaa17于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fffaaaa17金币+160~彩文章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原创+2~彩文章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ffffaaaa17威望+2~彩文章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五)-校园激情853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六)-校园激情6f2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七)-校园激情16d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八)8c8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六)f5d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五)26c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之阳光体育场(七)b60

3.0分

3.0分 楠楠的暴露(八)校园教室93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