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教师的性史1ea8

 首页

👙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    



>我,姓张叫秀琴,小时候父母亲都喊我阿琴。 母亲,姓毕叫美时,父亲和杨叔叔都叫她美时。 杨叔叔,当然是姓杨罗,父亲和母都叫他行三,大概他的名字就叫行三吧﹖ 记忆中,杨叔叔是家中的常客,听父亲说他俩是换帖的兄弟。早年一起奋斗过 ,俩人的交谊可以说水乳交融。因为杨叔叔一直保持单身没有娶老婆,所以只要一 有空就往家里跑,跟我们都很熟。 他也的确蛮照顾我们母女,经常大包小包的从外头买来给我们。如果母亲这样 说:「家中又不缺甚麽的!干嘛那样客气,行三啊!你自己将来总要讨媳妇的!省 点吧﹖」 杨叔叔定会说:「美时,你真是皇帝不急却急死太监啦!缘份未到嘛!小小意 思又何必挂在嘴边上呢!」 母亲拗不过,总是依着他。 初中毕业那年,父亲因坠机事件丧失生命,母亲因一时无依无靠,便决定带我 一起住到杨叔叔家里。 母亲特别交待我说「以後可要听话了呀!」 「是的,妈,我会听话的」 不久,妈妈帮我办好转学手续,然後北上投靠杨叔叔。这时我己经念到初中三 年级上,离毕业的日子不远了。 我的功课向来不是很好,台北的文化程度确实比南部一般学校高,向来不太用 功的我,到台北以後的表现更是差强人意。 记得,父亲那次的空难,总共死了五人,全部罹难,听说当时雾气很浓,飞机 高速撞上山头,结果机身支离破碎,所有的乘员自然体无完肤,所以查办员只好把 全部的屍首,应该说是屍块全部集中管理,放停在市立殡仪馆,再择日统一「归化 」。 到台北的第八天,父亲才正式入土为安。 家里平常安静,我没有兄弟姊妹,丧父之痛,更令我觉得孤单。 是晚,很累,母亲先叫我睡觉,於是我走进房间倒头便呼呼大睡。 睡到一半,可能因为口渴,再加上连日来的精神不能集中,没多久我就醒来了 。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觉,这时客厅里传来阵阵的耳语,那是妈跟杨叔叔 交谈的声音,因一时好奇心起,於是靠近房间的门缝,向客厅望去,母亲和杨叔坐 得很近。 於是便好奇的蹲在那偷听他们的对话。 「唉呀!美时,我们的事迟早还是要让他知道,总不能一辈子偷偷摸摸呀!」 「话是不错,可是,今天那死鬼才下土,总要等过了一阵子才能议呀!」 杨叔叔不耐烦似的说:「好吧,暂时不谈这些,来!到我房里去!」 杨叔叔说着,就站起来去拉妈妈的手,但是妈不想动,她说:「就在这里吧, 万一阿琴醒来,至少我没在你的房里。」 杨叔叔只得说:「好吧」 於是他一把将妈搂进怀里,两人深深的拥吻着。 好一会才分开,彼此飞快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妈露出了一身白雪细嫩的冗肉 来,杨叔叔又搂紧妈,一阵狂吻,一双手也在妈妈身上抚摸起来。妈妈喘地说:「 行三,快住手吧,我禁不住你这般抚弄啊!」 「怎麽,浪起来啦!」杨叔叔嘻嘻笑道。 於是,他把妈抱到长沙发上平躺着,就在上面搂抱住了。这情景对我而言是无 比的羞愧,但也有一股莫名的刺激。 杨叔叔身上的东西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麽粗黑长大,高高的翘着,看得我 不禁打个冷颤。 他将那东西抵在妈的阴户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後一会抽出,一会送 入,那样子真丑,可是我禁不住看下去。 一阵阵的呻吟声发自妈的口里,像是生病却没有痛苦: 「啊........啊......啊......啊......嗯........」 「舒服吗﹖」杨叔叔状似得意地问着。 「哎呀...... 舒...... 舒服死了...... 哼...... 哼...... 我好久没.... 尝到这滋味了......美死了.......」 他不停的抽抽送送,迅速的挺动着。妈也扭动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杨叔叔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抽插,妈的阴户许多水流了出来,妈紧紧搂着他娇喘 吁的浪道: 「啊...... 好美...... 好美....... 哼...... 哼....... 美死我了 ......用力插吧......快......快用力.......」 杨叔叔听了他的话,更加疯狂的抽插着,一阵阵的水直流到沙发。杨叔叔一面 抽插一面问:「美吗...... 浪货...... 我的东西如...... 何...... 比你那死鬼 ......丈夫......谁强﹖」 「啊...... 你比他...... 强多了...... 你才是我的...... 亲丈夫...... 好好情人......你永远不离开我吧......嗯.......哼.......」 杨叔叔听了更加得意的狠狠干着,插得妈死去活来,两个乳房不停地摆动着, 一身白肉也摇动着。 我又看了好一阵子,感到脸红心跳,下体好像有什麽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摸, 湿湿的。 於是我赶紧回房,蒙上被子,不再去看他们,希望能赶快睡觉。 可是客厅的那一幕,总是呈现在我眼前,尤其是杨叔叔的身体那种样子真是令 人感到惊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是怎麽入睡的,等我醒来己是第二天了,匆匆吃完饭就 上学去了。 人虽在课堂上,可是脑子里总是昨夜的那一幕,昏昏沈沈的挥之不去。也不知 道怎麽办。 一直等到教国文的王老师喊我的名字时,才突然一惊,手足无措的站起来,竟 然不知道老师喊我起来是为什麽﹖突然一阵吵闹,原来已经下课了。回到家里一个 人也没有,静悄悄的。 我把书包放在床上,人跟着也躺下去,昨晚的情又一一呈现在脑海里,心里感 到一阵烦闷,却不知是为什麽﹖ 心想何不乘家里没人,去看看杨叔叔的房间。 於是我偷偷走进了他房间,睡床、书桌、椅子、衣橱,还算整齐。我打开书桌 的抽屉斗,只见表面零乱的放了些卫生纸、烟盒等杂物。 我顺手搬动了一下,在卫生纸底下还放了几本书,翻开一看,原来是黄色小说 ,还相当的吸引人呢! 再翻下去,呀!还有彩色照片,全是两个人的,和昨天夜里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 只见照片里都是洋人,一共八张,有各种不同的形状,有白人也有黑人,黑人 真可怕,活像大猩猩一样,他那个东西也特别粗壮。 白色女长得不错,身材也很标准,只是她的姿态一点也不雅观,两腿举得高高 的。 黑人跟白人在一起,格外显得黑白分明,八张都看完了,又翻了几次,书里的 故事是述议男女情节的,很诱人,想继续看下去,却又担心他们回来。 我只得依依不舍的把书放回原位。回到房里,果然没一会妈就回来了。 然後杨叔叔也跟着回来了,吃过晚饭後,妈说要去看个朋友,想找个工作,临 走时对我说:「阿琴,我可能要很晚才能够回来,你好好在家里做功课,然後早些 睡觉,不要等我。」 说完妈就走了。我呆呆望着她的背影消失。 功课﹖我那有心做功课,满脑子尽是杨叔叔房间里的小说和那几张相片,心想 是不是自己将来也会做这种事﹖ 做这种事的时候是什麽感觉﹖ 将来我会跟怎样的男人做这种事呢﹖ 一连串的问题在问自己,却又无法解答,突然听到有喊我:「阿琴,想什麽﹖ 连叫两声都没听见﹖」 原来杨叔叔已经走到我面前来了。 他走到书桌旁的双人床坐下,两只眼睛瞪着我好像要看穿我似的。我心想他是 不是猜到我想什麽了。 我不觉羞愧的低下头,却见我制服上衣有两个扣子松开了,半个奶罩都露出, 我赶忙扣好,并说:「没想什麽。」 杨叔叔大概有三十二、三岁,高高的个子,还不令人讨厌的脸,更有一付很雄 壮的身体,他还在瞪着我看。 其实我的身体还真赖,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发育得非常好,记得还只是初一 的时候,胸部已经隆起来了,初二时已经要戴乳罩了,要不然走起路来,一跳跳的 不雅观。 「阿琴,今天你是不是动过我的抽屉斗﹖还看了我的书﹖」杨叔叔一句一字的 问。 我听了不觉脸一热。本想说没有,可是由於心虚,居然默默的点头。 「其实也没什麽,这是每个人要做的事,为什麽可以,却不能看也不能说﹖你 也已经长大了,对这方面的事,也应该有所了解,是吗﹖」杨叔叔温和的说。 真出乎我意料之外,反而叫我不知怎麽回答,也许他猜中我心意,所以他又接 着说道:「性,本身是很美的,也是人生必经之路,与其盲目地追,不如先认清再 走,岂不更好﹖」 他说的似乎蛮有理,我不觉点点头,轻轻问道:「既然这麽说,那要怎样才能 认清这条路呢﹖」 「这个不难,首先要认清男人和女人,你自己是女性,你认识你自己吗﹖比方 说,你每月月经出来的地方,是不是跟你小便地方在一起﹖」 他这麽一说,连我也感到迷糊了,只怪我生理卫生没读好。 杨叔叔又接着说:「可不是,你果然不知道,现在让我告诉你吧,这是两个器 官,管小便的是尿道,管月经的是阴道,也叫生殖器官,除了排泄每个月的月经外 ,还可以接纳男人的阳物,也叫做性器官。」 他看答不出来,又补充说了一大篇,这些话的确不懂,虽然昨夜我看见了怎麽 接纳阳具的情形。但我还是要问个清楚:「那怎麽接纳呢﹖」 「所谓接纳,就是性交,外国人称为做爱,男人把他已经硬了的阳具插到女子 阴道里,然後上下抽动,彼此都产生快感,然後男人达到高潮时,就会射精,性交 到这个时候,算完全结束了。」 他一口气说了这麽多,说得我心跳加速,这时我心里有个怪念头,还没来得及 思考,就冲口而出:「那麽昨晚你和妈就是在做爱吗﹖」 「你怎麽知道﹖」他吃惊地问。 「我看见了。」我羞惭地低头。 「好吧,既然你全看见了,我也不妨告诉你,那就是所谓性交,其实我也用不 着瞒你,你妈妈已经没有丈夫,而我还没有结婚,彼此需要,彼此安慰,并不是见 不得人的事情,你说是吗﹖」 「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明白,你的东西那麽硬,平常怎麽看不出来呢﹖」我傻 气地问。 「平常它当然是软软的,只有在性慾高涨时才会硬的。」 「那你现在硬不硬﹖」 他轻轻打了我一下说:「小鬼,因为刚才看到你的胸部,所以硬了。」 说着说着,他站了起来,把长裤拉链拉开,从他的内裤里把他的东西拿出来托 在手上。 啊!又硬又大,好像比咋天晚上看到的还要大,他要我用手摸摸,我害怕不肯 ,可是他拉我的手去摸。 说真的,我虽然害怕,可是也很想摸摸看。 就在这样半推半就中,他的东西已经在我手中,硬硬热热的,挺好玩的。 突然,他把我搂在怀里,右手伸进我上衣里,从奶罩缝里摸着我的奶头。 立刻一阵痒痒的,麻麻的,说不出的感觉袭上心头,我不觉扭动了身体。 他接着抱起我,往床上一放,低下头来吻着我,另一手却伸到裙子里面去不断 的摸索起来。 我本能的放了他的东西,去推他的手,谁知不推还好,这一推竟把他的手推到 裤子里去了。 他的手摸到了我那个地方,真使我又急又羞。 突然一股奇异的快感传来,使我觉得怪舒服的。这时的我,既不甘心被他摸, 却又没勇气推开他;矛盾极了。 又一会儿,我又觉得内裤被他脱下来了,他分开了我的大腿,低头来吻我那地 方。 哎呀!这种感受,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总之,那一份又麻又痒的感觉,真使人 觉得应该马上停止,可是又希望继续下去。这时门铃响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女教师的性史da2

3.0分

3.0分 女教师的性史-淫妻奸情ba9

3.0分

3.0分 和女师长教师的性事c9d

3.0分

3.0分 一个日本女教师的性爱99b

3.0分

3.0分 我那淫荡的历史老师(我与我的历史老师)作者:不详589

3.0分

3.0分 师娘艳史57c

3.0分

3.0分 美女教师的调教490

3.0分

3.0分 当模特女儿的性史b0d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